在逃人员小区内砍杀狱警 一审讯逝世缓后重审判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起诉书中,阳泉市检察院同时起诉了三被告人人于2014年8月伙同他人殴打他人,强行索要国民币10万元的犯罪事实。

  赵伟讲述的赵凯遇害细节,与后来法院认定的一致。

  赵伟说,赵凯1999年从警,在阳泉市第二监狱上班,始终是家人的骄傲,案发前曾任副监区长,“他曾失掉过山西省司法行政系统百优提高个人、精良公务员、劳动模范、司法部三等功等多项荣誉,家人始终都对他抱有很大冀望,谁知道这所有都被孙某砍下的那一刀给粉碎了。”

  赵伟至今不敢在父母眼条件及弟弟赵凯的死,他说,案发三年多以来,家里甚至不悬挂过弟弟的遗照,“老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尤其是对之前的判决结果。”

  检察院抗诉后案件发回重审,主犯由死缓改判死刑

  起诉书还显示,李某曾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2011年7月6日刑满释放,刑满后5年内再犯,属累犯;而张某则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11月22日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赵凯被害后,孙某被刑事拘留收禁,而李某及张某则被监视寓居,但李某一度逃跑。

  死缓的判决成果让赵家人不能接收,他们随后向阳泉市检察院递交了一份刑事抗诉申请书,称孙某在杀害赵凯前,已经是身负重案的在逃人员,其是在发现赵凯死亡后,不得已才到公安机关自首。他们认为应当对孙某判正法刑,即时执行。

  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迅速将孙某、李某及张某三人抓获,2016年3月21日,阳泉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故意侵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等罪名分辩对三人提起公诉。

  赵凯的哥哥赵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赵凯是阳泉市第二监狱的一名狱警,曾获得多项名誉,案发时,赵凯家中的两个孩子均未成年,他的去世对家庭造成致命打击。

  值得留心的是,裁决书中的一项证据显示,阳泉市公安局开发分辨局出具了一份在逃人员登记表,其中显示,孙某在2014年8月28日晚22时许砍伤一名受害人王某后逃跑,系负案在逃职员。

  值得留神的是,该案三名被告人案发前均有“前科”。阳泉市公安局开发辨别局出具的一份在逃人员登记表显示,主犯孙某曾在2014年8月28日晚22时许砍伤一名受害人王某后逃跑,系负案在逃人员。

  此次判决,阳泉中院以故意杀人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判处孙某死刑,缓期二年履行。以挑战滋事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2015年7月11日晚22时许,赵凯与妻子在小区楼下纳凉时,遇到与他们同住一栋楼的街坊孙某下班回家。赵伟转陈说,孙某从赵凯身边经过时,突然转过身称赵凯骂他,“这件事让我弟弟跟弟媳感到莫名其妙,双方随后就是否骂人一事进行过辩论,不久孙某就回家去了,谁晓得他并不就此罢休。”

  经检察院抗诉,2017年8月27日,山西高院做出裁定,撤销阳泉中院的原审裁决,将案件发回阳泉中院从新审理。

  原标题:山西一负案在逃人员小区内砍杀一狱警,一审判死缓重审判死刑

  李某等人逃离后,赵凯的家属将赵凯送医抢救,但最终没能挽回他的生命。后经法医鉴定,赵凯系被别人用易挥动存在一定品德的锐器砍伤胸部,造故意脏、肺脏破裂致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这一年,赵凯37岁。

  2015年7月11日晚,赵凯与妻子在小区楼下乘凉时,与和他们同住一栋楼的孙某发生纠纷,孙某喊来两个人帮忙,后从家里拿出一把60余厘米长的砍刀将赵凯砍伤致死。

任务编辑:霍宇昂

  2016年12月19日,阳泉中院对该案作出一审讯决。

  狱警家门前被砍杀,凶器是67厘米砍刀

  赵伟讲述,孙某回到家后曾从窗口向赵凯喊话,让其在楼下等着,“他打电话给李某跟张某,让他们来帮忙,这两个人很快就一起赶到了现场,其中一人与我弟弟产生争吵,这时候孙某冲他们喊话,让把我弟弟操纵住,他本人提了一把砍刀从楼上冲了下来。”

  8月6日,山西阳泉中院对狱警赵凯被害案重审宣判,主犯孙某被判处死刑。

  赵伟在讲述弟弟赵凯遇害经过时,用手比划称,孙某所持的砍刀后经公安机关认定,有67厘米长,“他下楼后使劲朝我弟弟左胸砍了一刀,人当时就不行了。事发后,李某及张某见情况过错,从现场逃离了。”

  2018年7月25日,该案第二次在阳泉中院休庭审理,此时,一度脱逃的李某已被抓获。判决书显示,庭审中,孙某对杀人的基本事实不持异议,但提出没想到会砍死人,没有杀人的故意,并称是被害人赵凯先挑衅的。

  李某则称,事发当天,孙某打电话给他时并未告知是什么事,他到场后也未曾着手,他表示自己不形成犯罪。

  针对赵家人递交的抗诉申请书,2017年1月3日,阳泉市检察院出具一份抗诉申请答复书称,依据《中华公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八条规定,该院经审查以为,一审判决确有错误,应该提出抗诉。

  阳泉中院据此以成心杀人罪、讹诈勒索罪、故意损害罪数罪并罚判处孙某逝世刑,并处分金一万元;以寻衅滋事罪、巧取豪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一万元;以挑衅滋事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起诉书称,孙某于赵凯被害案案发当晚23时50分许向公安机关自动投案,在该案中,孙某系主犯,李某及张某系从犯。

  三被告人都有“前科”,主犯案发时系负案在逃人员

  此前,阳泉中院一审判孙某死缓,赵凯家属向检察院申请抗诉并获支持,后山西高院将该案发还重审。

  法院认为,孙某与被害人赵凯因琐事发生纠纷后,持刀杀人,造成一人死亡的严格成果,其举动构成故意杀人罪。孙某作案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鉴于其犯罪时手段残酷,危害后果极其重大,且系负案在逃期间连续作案,主观恶性大,不予从轻处罚。李某在刑罚实行停止后五年内再犯,系累犯,应从重处罚,由于孙某、李某及张某的行动对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造成经济损失,应当予以抵偿。

赵凯曾取得多项声誉。家眷供图 赵凯。家属供图

  这份判决书同时显示,被告人李某在监视居住期间,违反监督居住划定脱逃,由公安机关对其网上追逃,阳泉中院根据相关规定,对李某中止审理。

  阳泉中院重审查明,孙某、李某及张某等人以暴力威胁或其余手腕在阳泉市开发区地域内履行故意杀人、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犯法活动,动辄持械行凶,轻者随意殴打、拘禁他人,强行索要别人财物,为非作恶,欺侮百姓,捣蛋经济、生活秩序。

  针对赵凯被害案,阳泉中院一审经审理认为,孙某与赵凯是街坊,曾发生过抵牾,当晚二人发生口角,遂发生教训被害人的主张,开始孙某主观上没有清楚的杀人动机和目的,其行为更合乎间接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