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基层行】 苦“涩”尽去,甘自来

涩北,这个曾经在中国版图上连名字都找不到的无垠碱滩,却是全国海拔最高、条件最艰巨、环境最恶劣的气田之一。

问许正祥对涩北的点点滴滴,他都要略加斟酌,而后惜墨如金,从容应答,但假如问他“你眼中的涩北是什么样子”之类略微形象的问题,他即便缄默好一阵儿,也不知怎么答复,只会不善意思地笑着看你。但他透出的那种朴实、干练的精气神,像磁场一样吸引着你,促使你去理解他背地的那些故事。

许正祥很不善于语言表白,问及起因,随行的工作人员介绍说是因为长时间处于戈壁滩,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浮现一种语言妨碍,不得不坚长久长的沉默跟无语的沉思状态。

涩北,因处涩聂湖之北而命名,距离格尔木市236公里,若不是国道215线涩北至察尔汗这条高速公路为指向,到处茫茫,极度蔓延广阔的盐渍滩,很难判断自己的方位。戈壁深处,风夹着沙吹撒各地,巍峨着的井架如同卫士一样耸立,集气站静静伫立,天然气管线横跨西东,纵横南北,涌动的气流,沸腾着涩北。

标签 涩北 许正祥 工作室 职工 青海油田

青海新闻网讯 车子匆匆的摇,心儿缓缓的凉。

许正祥,圆脸庞、个子不高,身材硬朗,给人一种稳当感。他祖籍是海东市乐都区,自1987年从重庆石油学校石油及自然气开采专业毕业后,来到地处柴达木盆地的青海油田工作,自此,许正祥的的人生轨迹固定在涩北, 19年!

咱们采访的“许正祥职工翻新工作室”就位于涩北一号气田。

挂牌成破于2013年的“许正祥职工创新工作室”,由采气一厂员工许正祥的名字命名并由他负责相关工作的发展。以“破足气田出产,发展科技翻新,培养技巧人才,科学服务气田,咀嚼杰出人生”为宗旨,许正祥职工立异工作室先后获国家专利10项,研发技能成果20多项。其中,多项结果已成功推广应用到青海油田二级单位生产现场。

初上涩北,在初冬的节令。柴达木盆地的海拔诚然只有2750米左右,但因涩北四周不绿色的和谐,空气里氧气跟水分毕竟有限,使人觉得极度不舒服,尤其是全体鼻腔,干燥的出血,心脏仿佛压了一块石头,沉闷、烦躁、抑郁。